「你是阿昌的女友吗?」从打工的餐厅离开没多久,一台黑色箱型车停下来挡住了我的去路,接着一名黑衣男子下车站在我面前,噼头就问了我这么一句。「呃,你是谁?唔……」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有两个人从背后抱住了我,并用手摀住了我的嘴,面前的这个人抬起我的双腿,三个人就这样合力把我抬上了车。我拼了命的扭动挣扎,男人们用力捉住我的手脚,并且怒骂叫我不要乱动。这时候在车子前座的男人拿着一样东西指着我,冷酷的说:「别吵!有没有看到这是什么?」我看到他手上拿着一把枪正对着我的脸,顿时冷静下来,吓得全身发抖,也没有心思去判断那是不是一把真枪了。那个拿枪的男人看我不敢动了,就对我身旁的这三个人点了点头,接着他们拿胶带封住我的嘴。这中间我还是忍不住挣扎,其中一个粗壮的男人就顺手在我肚子上揍了一拳,我痛苦的整个人缩成一团,就完全不敢再动了,然后他们拿了个黑色布套罩住我的头,大概是不想让我知道自己被载到哪里去吧!过了一会儿,身旁这几个男人开始对我毛手毛脚,好几只手同时摸着我的胸部、大腿、臀部,我不敢再反抗,只能从被封住的嘴里发出「呜呜」的求饶声。然后我听到前座的那个男人说:「不要在车上玩得太超过,待会有的是时间。」身旁的几个男人也跟着发出了淫秽的笑声。我听到这句话,难过得忍不住都要哭了,心想这几个男人待会肯定是要轮奸我了。不知道会被载到什么地方?结束以后他们会放我回来吗?还是说会对我作出更恐怖的事……想到这里,我害怕得眼泪不停地掉。这时候一个男人把我抱起来坐在他的大腿上,开始从背后搓揉着我的胸部,似乎很满意的说:「干,好有弹性的奶子,不愧是清纯大学生,阿昌这没路用的居然可以干到这么好的货色,哈哈!」「待会我们也可以干大学生啦!哈哈!」旁边的男人也说。奇怪了,这些人为什么知道我是大学生?他们是阿昌的朋友?阿昌这家伙该不会……我有话想问他们,但是嘴被封住了,只好一直挣扎。「干!是这么想死吗?还动!」男人这么一说,我又不敢乱动了,就让他恣意的搓揉我的奶子。奶子……自从我跟阿昌这个小流氓开始交往了以后,我就被他的粗鄙用语给感染了,奶子、小穴、肉棒,这些不适合一个女大学生的用词,我都学起来了。每次阿昌让我为他口交的时候总是会说:「跪下来!速我的懒趴。」一点也不尊重我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越是这样对待我,我反而越觉得兴奋,甚至在每次跟他做爱的时候都能高潮两三次。他总是说我很色,我想他说对了。现在抱着我的这个男人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,推开胸罩直接挑逗着我的乳头,实在太过份了!可是这样的刺激比起刚刚隔着衣服被搓揉的感觉更加强烈,让我忍不住扭动着身体。「喔干!她的奶子好大。」「你玩够了没?换手换手!」另一个男人也如法泡制的把我抱到他的腿上,并且解开了我的胸罩,让他能更轻松的玩弄我的奶子,我的臀部也能感觉到他硬挺的下半身不停地磨蹭着我,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得到那热度。接着男人把手往下探,我紧紧夹着大腿不想让他摸,但仍然被他用力地把我的腿张开。我的长裙摆被掀开来,男人毫不客气地就把手插进我的小裤裤里面,「呜呜……」我感受到一阵屈辱,尤其是当他手指插进我的裂缝里,让我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湿了这件事。「喔喔!这骚货底下都是水!」「真的?我试试。」两三个大男人就这样争抢着把手伸进我的两腿之间,我惊恐得几乎要尖叫出来了。男人们嘻闹的取笑我是一个骚货、淫娃,还好我的脸被罩住了,否则看到他们说那些话时的表情,我恐怕会羞愧得想自杀吧!不知道被他们玩弄了多久,车子停了下来,男人们把我抬了出去。过了一会儿,他们把我丢在一张沙发上,接着我的头罩一被掀开,就看到有五个男人围着我。那个在车上拿枪指着我、留着小胡子的男人,他看起来像是这些人的老大,其他人都看着他,像是在等待他的指示。那男人翻了一下我的包包,从我被抓上车以后,我的包包就被他们拿走了,他从里面拿出了我的手机,并且对我说:「你叫晓珊,对吧?阿昌的女友。」我的嘴还被胶带封着,只能点点头。「他常常跟我们说,他有一个大学生女友,外表很清纯可是奶子很大,常常被他干得哇哇叫,是不是这样?」其他男人都跟着嘻笑,我听了好生气,这混蛋居然这样跟别人形容我,还被这些男人当着我的面说了出来,让我又羞又气。这时其中一个男人拿起了从我身上被他们脱掉的胸罩,翻找着上面的标签:「哇靠!34F,拎北第一次摸到这么大的。哈哈!」我又忍不住落泪了。我跟阿昌是在一次朋友的生日Party上认识的,他是朋友的朋友。其实第一眼对他是没什么好感的,只是后来阿昌追我追得相当热烈,而且一直透过朋友找我一起出去,我也渐渐被他的积极给打动。有一次跟朋友们一起去夜店,结束后阿昌把喝醉的我给带回家,顺势就上了床,那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刚开始交往的那段时间真的很快乐,一直都是乖学生的我,被他带着到处去玩,尝试了许多过去生活没碰过的事物,甚至连摇头丸、大麻都试过一些,在性爱的方面也是他让我开了窍。只是在交往了三个月之后,我才知道原来除了我以外,阿昌还有好几个女朋友,而且家境不好的他却似乎总是有用不完的钱,经我追问之下,他才向我坦承自己其实有在帮忙贩毒。那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看走了眼,原本以为阿昌只是个外表看起来像流氓,但是内心很善良的人,但实际上完全不是如此。那时候其实我就想要分手了,只是被阿昌哭着求我不要走,跟我说他一定会改,于是我就被他哭到心软了。想不到最后被他这样对待,找了五个男人要来轮奸我!想到这里,我哭得更厉害了。 「别哭别哭,」那带头的小胡子突然靠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:「其实今天找你过来,只是想请你帮个忙,只要你肯帮忙的话,我们立刻送你回家。」我抽咽了一下,疑惑地看着他,那男人说:「阿昌那个王八蛋,上上个礼拜跟我拿了一批货去卖,结果人就跑了。马的,才二十万也要这样搞我,而且躲到让我们这些朋友怎么找都找不到,所以想请你帮个忙,打个电话给阿昌,请他出来面对。」看到我怀疑的眼神,那小胡子接着说:「只要你肯合作,我先帮你把胶带撕开,好吗?」也不等我回答,就帮我把嘴上的胶带撕下来了。我摀着嘴揉了一下以后说:「真的只要我把阿昌叫出来,就放我回去?」「当然是真的。」「那刚刚在车上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」「这个嘛……」那小胡子看了一眼其他人,摊了摊手:「没办法,晓珊你也知道,男人嘛,看到美女总是会想吃点豆腐的。」其他人哈哈一笑,我生气的撇过头不去看他们。小胡子把我的手机递给我,并且要求我开扩音给他们听,我照他的话去做,拨了阿昌的电话。只是连续拨了好几通都没接,那些男人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。好不容易到了第七通,阿昌终于接了电话。「喂?晓珊喔?」电话的那一端传来阿昌含煳的声音,似乎还隐约喘着气。这样的声音我早就听过,立刻就知道阿昌现在在「忙」些什么。身旁这些男人看到我的表情,还透过扩音听到电话中隐隐传来女人的娇喘声,他们也马上会意过来,露出了暧昧的笑容。「宝贝,我在忙,待会再打给你。」「等一下!你在忙什么?」这时候阿昌挂上了电话,接着不论我怎么拨,他都没有再把电话接起来了,我气到都哭了出来。这时小胡子反而一脸同情的看着我,搂着我的肩膀说:「别难过啦,那个王八本来就是这种人。只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咧?等他干完女人再打给你?」我看着手机哭了一会儿,心想着一定要报复这个烂男人。突然我想到了该怎么办,看了身旁的小胡子一眼,又转过去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想到的方法实在是太糟糕了。「晓珊你怎么啦?想到了什么方法吗?」那小胡子居然好像很亲密的搂着我在我耳边问,让我忍不住头皮发麻,只是想到刚刚的那通电话,我决心一定要给阿昌一点教训。「我有个方法,可以让阿昌自己出来找我。」「喔喔?什么方法,快说快说。」「只是你们要答应我,替我狠狠地揍他一顿。」所有男人都笑了,小胡子说:「当然当然,光是他欠我们的那些钱,就足够让我们打到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了。」我不禁担心的问:「你们……不会杀了他吧?」「怎么可能,」小胡子把我搂得更紧了,左手就顺势放在我没穿胸罩的左乳房上:「才二十万而已,顶多把他的腿打断,顺便帮晓珊你出一口气,好不好?那么你愿意告诉我,要用什么方法叫阿昌出来了吗?」我点点头:「可是不能在这里,要去我住的地方,这样他就会自动过来找我了。」五个男人听到了,都很讶异的看着我。为了不让我看到车牌,他们问明了我的住址以后,还是把我的头罩住,扶着我上了车。虽然没有一开始这么过份,只是在车上他们依旧顺手摸着我的大腿、奶子,我咬牙忍耐着,只是想到待会自己要他们做的事,忍不住身体深处一阵酸麻。到了住处以后,我让他们分批上楼以免被别人注意到。我住的是专门租给大学生的单人套房,四坪的小房间放了一张双人床就剩下没多少空间了,尤其是现在又站了五个大男人,他们围成一排看着坐在床上的我,让我害羞的低下了头。「好啦,晓珊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要做什么了吗?」小胡子说。我又羞又窘,一直说不出话来,一抬起头看到他们的表情都有些不耐烦了,于是很艰难的开了口:「阿昌这个人占有慾很强,如果他知道我跟别的男人玩的话,一定气得马上过来找我。」那些男人的表情都变了,那小胡子忍俊不住的说:「哈,所以你是要我们干了你,然后打电话给他,叫他过来?」被他说得那么露骨,我的头更低了。几个男人都笑了,还说:「不愧是大学生,这种方法我怎么都没想到?」、「晓珊,你刚刚就叫我们在那边上了你就好啦!哈哈!」我摇摇头说:「不行,如果让阿昌知道我是被你们硬来的话,他更不会出面了。就是要让我看起来玩得很愉快的样子,再加上是在我自己的房间,用我的手机拍一些照片传给他,这样他一定会马上过来找我。」话一说完,我发现自己的脸已经红到发烫了。那些男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让我羞得无地自容,小胡子好像要帮我解围的样子,对大家说:「大家有听到了吗?要让晓珊玩得很开心,玩得越开心,这样我们的计划就会成功了。」众男人开心的笑了,还开始分配任务,说谁要负责拍照之类的,我则是很害羞的遮住了脸。首先两个男人就靠过来包夹着我,把我压倒在床上,一人一边的玩弄着我的奶子。另外有一个男人很猴急的就想把我的裙子脱掉,我挣扎着说:「等等……等一下!」众人立刻停手,他们居然会听我的话,这也让我有点吓到。我指了指衣柜:「柜子底下的抽屉,有一套阿昌买给我的内衣,如果穿着那个跟你们玩的话,他一定会气炸了。」可能是受到气氛的影响,说完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。这下子这些男人都乐了,赶紧把我的内衣翻出来,我很害羞的看着他们对我的内衣款式品头论足了一番,终于找到了阿昌送给我的黑色附吊带袜的蕾丝内衣。接着他们让我换上,我就这样在五个大男人面前主动宽衣,我的大奶子、浑圆的臀部、紧绷的大腿,这些本来只属于阿昌一个人的东西,就这样暴露在陌生男人面前,而且还是我自愿的,想到这里,下腹部又是一阵酸麻。等我换上了黑色内衣以后,那个负责拍照的人接连的拍了好几张,只是当他想立刻传给阿昌的时候被小胡子阻止了。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现在这种情况,他们也不会希望阿昌立刻出现。几个男人也纷纷脱下自己的衣服,他们或胖或瘦,最大的共通点是下半身的阳具都早已翘得高高的。因为我的配合,这些男人一反常态,他们开始温柔地搓揉着我的奶子、大腿内侧,手指转着乳头、舔吻我的手指,甚至是腋下。被他们这样挑逗,好像我是被侍奉的女王一样,我的唿吸越来越急促,甚至连内裤都湿透了。那小胡子则是站在一旁指挥着拍摄的角度,避免他们自己入镜被阿昌发现,这又让我觉得自己变成了AV女优,心里不知道是愉悦还是难过、是兴奋还是害羞。没多久我又被扒光了,这时小胡子让他们之中一个有着最雄伟肉棒的光头男开第一炮,她抓着我的脚踝分开了我的大腿,把肿胀到红通通的龟头对着我的小穴,我又害羞的遮住了脸,这时男人们把我的手拉开:「一定要拍到脸啊,让阿昌看看你愉快的模样,他才会过来『英雄救美』啊!哈哈!」我放下了手,但身体还是绷得紧紧的,他们就开始一人一边的吸舔着我的胸部,我被刺激得不停呻吟。这时又有人靠过来吻住了我的嘴,那光头男的大龟头也不停在我的洞口磨蹭着,我紧紧地死命抓着棉被,这过程中一直听到手机拍照的「卡嚓」声。然后我听到小胡子拍了拍手:「好了,差不多可以开始了。」那光头男肯定忍了很久,一听到小胡子的指挥,立刻抓着我整根顶了进来,我没想到自己居然湿得那么夸张,让一根陌生的肉棒一次顶到了底,让我几乎是用尖叫的呻吟着,也因为没有戴套子,我清楚地可以感觉到它在我体内的热度和形状。没戴套?当我想到的时候,挣扎着想起身阻止他们继续,这时候光头男完全不理会我,抓紧了我的大腿用力地勐干。「啊啊……不可以……不要……」勐烈的撞击让我脑袋一片空白,只觉得小穴好撑好胀,从来没有这么刺激过。光头男干得很勐,我听到自己跟他身体结合的地方随着动作发出「咕啾、咕啾」的水声。想到自己正在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做爱,身旁还站着其他的男人,而且接下来他们也会对我做出同一样的事,想到这里,我感觉自己的里面似乎变得更湿了。一会儿我听到了手机被转成录影模式的声音了:「等等!别录影……」光头男不让我继续说下去,低下头吻住了我。「录一小段而已,更有临场感。」小胡子说,我想这时候我说什么都没用了,而光头男也越干越快。我的阴道很浅,以前跟阿昌做爱时,只要他动作大一点就能刺激到里面很敏感的部位,而现在这个光头男的肉棒又比阿昌的大了不少,感觉每一下都被顶到了底,快感加上跟陌生男人做爱的兴奋感,让我的唿吸越来越急促,大腿忍不住夹紧了他的腰。「不要停……不要停……天哪!我快到了……」原本这些淫秽的呻吟我是怎样都说不出口的,可是在阿昌的调教下,让我从一个清纯女大学生变成了做爱时会口出淫语的骚货,我知道这样会让男人更加兴奋。果然光头男把我的臀部抬了起来,更用力地往我的身体深处抽送着,「啊啊啊……」我感觉到脑袋一片空白,就这样被他送上了高潮,全身紧绷,双手也紧抓着光头男的手臂。光头男被我这样一夹也忍不住了,发出「喔喔」的吼声,用力往我身体一顶,将热热的精液全部送进了我体内。「可以把照片传过去了。」小胡子说。只是他们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我,光头男将肉棒从我的身体里退出去以后,另一个男人马上接手。刚刚高潮过的阴道相当敏感,又立刻被硬挺的肉棒插入,刺激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大声呻吟,几乎又到了一次高潮。「好撑……好撑……天哪……」我的小穴在高潮过后会变得更紧,这也是阿昌告诉过我的,这男人的肉棒虽然没有光头男大,但他硬得发烫的肉棒带给我更强烈的快感,我完全失去了自制力,只顾着呻吟。其他人也没有闲着,拉我的手去握着他们硬挺的肉棒,我兴奋的不停帮他们套弄,而拿着手机拍照的男人也靠过来把肉棒塞进我的嘴里,拍下我小嘴紧紧吸吮着肉棒的模样。很快地,五个男人都轮过了一次,小胡子是最后干我的,其他人坐在一旁休息,我感觉自己的小穴被他们给干肿了,而这样似乎也带给男人更多的快感。小胡子用正常位干我,两手抓着奶子不停地动着腰,他也是这些人里面最持久的,干了快半小时还没结束,而一旁的男人似乎都已经休息够了,等着要接手再来一轮。这时候我的电话才终于响了,看来阿昌终于「忙」完了,并且看到了他们传过去的照片。「接起来。」小胡子说,但我摇了摇头,就任由那电话响着。「为什么不接?」小胡子一边抽插着一边问我。「阿昌……刚刚不接我电话,我也要吊一下他的胃口……啊……」「哈,我还以为你是被我们干爽了,都不想叫他过来了咧!」在电话响了五次以后,我按下了通话钮。「晓珊!你传那什么照片!你在干什么?」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你在干什么,我就在干什么,唔嗯……」小胡子似乎很喜欢我的回答,笑着低头吻住了我的嘴。「干!你这贱女人!你在家是不是?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!」「喔……不行了,我要到了……我又要到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随着我的高潮,小胡子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,肉棒紧插着我的小穴射精。「干!」阿昌挂上了电话。「他过来要多久?」小胡子问,一边还揉着我的胸部。「将近一小时吧!你们继续传照片过去吧,阿昌这个人很孬的,要一直激他才会过来。」「遵命。」小胡子点了点头,倒好像我在指挥他们一样。另一个男人压上来之前,居然还先问我要不要喝点水,这么尊重我的感受,让我都搞不清楚自己跟他们的关系了。只是尊重归尊重,他干我的力道还是一样凶勐。「天哪……我又要到了……你们让我好爽……」我已经被干得语无伦次了,全身也瘫软的只能任凭他们摆布。光头男将我转成了侧位,让他的巨大阴茎能够更加深入我,「天哪!好深、好深……不行……会坏掉……」我喊道。「那就把你干坏掉,好不好?」光头男问,我点点头说好,让他用力地挺进我的体内,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龟头就在我的小腹里抽动着。我已经抛弃了羞耻心,只顾着大声呻吟,抒发自己的快感。这时候我的门锁发出了声响,阿昌用我给他的备用钥匙开了门,他看着我被光头男压着的表情先是愤怒,然后变成了惊恐。旁边的男人早就准备好了,一起扑上去把他拉进房间里,接着给了阿昌几拳,又对着跪倒在地上的他补了几脚。这样的场景我看了一点都不伤心,甚至有种报复的快感。「阿昌……他们……干得我好爽……啊啊……」就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光头男也进入了最后冲刺,他将脸埋进了我的双乳间,我也紧抱着他的头,和他一起到达了高潮。「要继续羞辱他吗?」小胡子问我。「要……快点,你们继续干我嘛!」我答道,男人们都笑了,除了阿昌。两个男人把阿昌压在一旁,接着其他的人一起到床上干我,我刻意的一直盯着阿昌的脸,并且说出了连我自己都无法想像的淫声秽语:「啊啊……阿昌……他们快把我干坏了,以后每天都想要被他们这样干……都是你害的……」阿昌气得咬牙切齿:「干!贱女人!居然跟他们一起设计我!」「光头哥哥……揍他……」我用娇喘的声音说,把其他人都逗笑了,光头男就用力地往阿昌两腿中间踹了下去,让他痛到再也说不出话来。小胡子让我自己坐在他的身上摇:「晓珊妹妹,是不是真的以后每天都想让我们这样干?」「对,」我一边扭动着腰,刺激的快感让我完全失去了理智:「每天都要让你们这样干,而且还要在阿昌面前让你们干。」这时候一个男人用硬挺的肉棒对着我的菊花:「阿昌有跟我们说过,你连后面都被他开苞了,是不是?」贱男人!居然连这种事都说出去了,愤怒让我更加放浪:「对!快点干我的屁屁,我最喜欢被男人插屁屁。」我身体下方的小胡子紧抓着我的大腿,后面的男人挤了一点我床头旁的乳液抹在我的屁眼上,就这样润滑着插了进来。「啊啊啊!」我痛苦得尖叫,感觉下半身被撑到了极限,身体都好像要裂开了一样:「坏掉了、坏掉了……天哪!」强烈的刺激让我失去了意识,就这样昏了过去。等到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,整个房间还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味。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从床上撑着爬起来,在浴室将自己的身体彻底冲洗过后,包着浴巾走了出来,捡起了掉落在地板上的手机,翻了一下相簿,里面几百张相片都是我被他们彻底淫辱的模样。看着看着,我突然想起了最后他们要将阿昌带走时,小胡子对着半昏迷的我说的那句话: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,要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喔!」